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专题 > 反邪教警示教育

女大学生为何容易误入“摄理教”的魔掌?

发布日期:2017-03-21阅读:字体大小:[ 大 ] [ 小 ]
  2007年5月1日,被国际刑警组织列入红色通缉名单,潜逃多年的韩国邪教教主郑明析在北京落网。如果不是媒体的披露,谁也想象不到,其貌不扬的郑明析,竟有如此的“魔力”,在很多国家被其玩弄的女性不计其数。而且被骗的对象,很多都是高等大学的尖子生,在日本“摄理教会”的核心成员中,有不少都是名牌大学的优秀学生,当中甚至还包括大学讲师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我国的台湾和辽宁鞍山,同样有一些女大学生遭受其害。女大学生为何能如此轻易受骗,究其原因,主要有三:

  一、 涉世不深,容易上当。近些年,在国内女大学生这个群体似乎成为“重灾区”,据《京华时报》报道,40岁的河北无业赌徒田福生,谎称某奢侈品公司首席执行官,拥有北大清华双硕士学位,在4年时间里,通过QQ聊天等方式,先后以恋爱为名骗财骗色,骗取15名在读女大学生30多万元,让其中的3人怀孕打胎。一个无业游民,阴谋竟然如此容易得逞。关于女大学生被骗的新闻报道,网络上比比皆是。按理说,作为“天之骄子”,女大学生知识丰富,防范意识比普通民众要高一些的。不过,对于还没有走出校门的学生来说,社会经验严重不足是其致命的弱点。她们思想比较“单纯”,容易轻信他人,戒备心不强。其实,要识别郑明析这样的魔头并不难。只要上网随便搜搜,就能弄清郑明析的底细。早在1999年,韩国SBS电视台经过周密调查,在专题节目揭露郑明析传教敛财和玩弄女性的事实,随后,有四名受害女性勇敢地站了出来,起诉郑明析犯有强奸罪。遗憾的是,动动手指敲敲键盘就能查到信息,这么容易的验证方法,为什么没有人去查证。至少,摄理教被媒体曝光后的这些女大学生们不该上当。再者,郑明析声称自己“有独特的醒悟”“耶稣已经去世,不会再复活,他才是拯救当今世界的救世主”“是重新降临世界的真正的基督耶稣”等等,如此不着边际的夸大和神化自己,作为一个大学生,真的无法辨别?

  二、 争强好胜,容易走偏。据《京华时报》报道,2011年,网络上惊现“高校二奶中介”,这些中介号称“各大高校总代理”,业务范围囊括北京、上海几乎所有高校,甚至推出“包养详细价目表”。“北京惊现包大学生二奶中介报价从10万到65万元!”的消息迅速引起网民的热议。当然,这些仅仅只是个案,我们不能以偏概全妖魔化当代女大学生。但不可忽视的,想走捷径,试图不劳而获一夜暴富的女大学生也大有人在。郑明析也正是利用一些女大学生争强好胜的心理布道,将她们一步步诱向深渊。他向大学生们宣称,教会的教友都是被“神”挑选出来的,因此他们都是精英,足够满足了某些女大学生的虚荣心。在当今“笑贫不笑娼”的一些社会舆论导向的错误引导下,一些女大学生价值观念严重扭曲。因此,一些媒介在呼吁校园“防火墙”该升级了。事实上,在国内管理最到位的大学,也找不到对女大学生进行有效的自尊、自信、自省、自爱意识进行长期有效教育的实例来。 中国广东省副省长、省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主任雷于蓝曾在一次座谈会上表示,广东省将对中小学女生进行以“自尊自信自立自强”为核心的女性教育,此举引发了外媒广泛关注。

  三、 不敢维权,容易对付。郑明析向信徒传播“爱的教育”,教理中有明确规定,“上帝允许他与世上所有的女人性交”。摄理教在日本东京大阪等城市内设立了四十多个会所,他每天要召见十多名女性,以检查身体为名进行性侵犯。2002年,有三位日本信徒,她们亲眼目睹郑明析与三十多名日本女性在同一房间内集体淫乱,其中有一些看起来还像是高中生。尽管一些女性事后非常悔恨和自责,虽然也想通过法律渠道告发郑明析,但对事情曝光后的恐惧和羞愧,让他们难以启齿。很多信徒为了维护家庭的稳定不让别人知晓,甘愿选择沉默。即使郑明析遭到国际刑警组织通缉,警方希望她们出来为自己所受的伤害举证时,她们也选择拒绝。更有甚者,一些信徒或许为了保护自己已经取得的“成就”,将错就错,死心塌地地追随郑明析。郑被判刑后,因不满媒体对郑事件的报导,大约有40名“摄理教”信徒闯入《东亚日报》编辑部,打碎玻璃门,乱扔椅子。还有一些受到摄理教伤害的大学生,被郑的精神恐吓和淫威所屈服,不敢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权。这些都是郑明析几十年间不断玩弄妇女,却一直逍遥法外的重要原因。
    分享到:
回到顶部